鹤怀

缘浅如溪徒步踩。
На всю жизнь тебя люблю, Витя:)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关于维勇的脑洞

晚上一个人看星星的时候想出来的,海边的星星总是又大又亮。


等待一颗星的距离

大概就是维克多是一颗星星,所有人都能看见并且赞叹爱慕的天上最亮的星星,虽然他和这个世界隔了一亿光年。

地球上有个叫勇利的少年却一直坚信维克多就是属于他的星星。的确,维克多是他的。

他们约定好要见上一面,要有真真切切地触碰,要能亲耳听到对方的声音。

于是勇利开始了等待,他在等待一颗星的距离。







bug非常多比如人类肉眼能看到的星星最远是8万光年,望远镜最远是150万,而且这么远的一颗星星要到地球来,用的方法大概也很奇特吧。

不过无所谓这篇我是当做奇幻来想的(・ิϖ・ิ)っ


你也是很残忍啊,和雨一样。

【维勇】吻·片段

响应群里的号召写的吻:)
真的只是一个吻而已
可能会放到以后某篇文里,如果我还记得的话


“我怎么可能会这样想啊。”

“我最看不得别人哭了。”

“这种时候怎么办才好我也一头雾水。”

“是不是吻你一下就好了?”

“如果我说是呢。”

半晌的静寂,只有勇利难以平息的抽泣声回荡在偌大的车库里。他似乎也为自己冒失的言语感到惊讶,一时间显出呆滞的样子,神色茫然。但他刚才汹涌流下的泪水显然并没有受到大脑的控制,仍大颗大颗流个不停。

打破这微妙静寂的是维克多的笑声,低沉,被深深地埋在嗓子眼里,带着一点痒意。

“勇利应该早点告诉我的,”他慢慢靠近他,脚步声似战鼓擂在他心上,短短几秒,却让他觉得比任何一次候场都更为恐惧,疑惑,心悸。

“虽然我之前说过,勇利现在做不到的事我是不会让你去做的,”他的手触碰上他的肩膀,缓缓上移,温度火热,仿佛能从此将他燃烧殆尽。

“但如果是勇利的话,”他的话语带着俄罗斯人特有的咏叹感,念他名字的时候声调高昂得仿佛能冲破车库的顶板。

“如果是勇利的话,不管提出什么要求,我都会做到的。”维克多终于站定,他倾下头用额头顶住他的,下一刻,两唇相接。